Lollapoloza

音乐剧|西方话剧&舞台剧|古典乐|一个存文的地方,名字是叶问卿/Crimimal。

RPS注意⚠️

是Flomi,灵感来源于POI第五季里肖根的7000次模拟。

全文大概1500+,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主教扎无差,小甜饼短打※ 食用愉快
七夕磕假冒伪劣翅太太的图有感(♡´͈༝`͈)ฅ˒˒

写出来了!!是萨莫的2/4!!其实对结局不是那么满意,但是点到为止聊胜于无吧!CHP.2 全文5000+,解释红星符号的Glossary还没写好,我争取改日写出来()

是主教扎。来自一个找不到正经主教扎图片的人。这个字数没数过……而且回头看我什么可怕高级OOC都写的出来(蹲)食用愉快

再一次OOC警告。


是很久以前写的高考盲狙,CP是班米班,含miflomi注意避雷。
全文2200+,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OOC注意!私设注意!

是班米!假的一辆未完成小破che!
食用愉快※

是萨莫萨!完成度最高的一篇啦🎵
剩下三篇正在研发中……
食用愉快,专业清水不含糖(大声)

文中出现的词汇注解在P4!请带入米扎/flo萨~

以上♡

法罗朱里的帕班,名字是Butterfly Kisses,全文1400+左右
请配合Moon River、I love you too much 以及And I Love You So食用!链接一会扔在评论区!

提叶,含微量提球 名字是绣球花、白三叶草与法国小菊 全文1700+,食用愉快(我终于更文了!)

是沙雕文!大家食用愉快以及ooc慎!
为什么第一篇从自己空间搬运的是这个呢「陷入沉思」

猫王子的逻辑

沙雕段子文,现代AU,全程OOC。梗源图。是法罗朱里的Tycutio,含超微量RMB三人组和提叶,请代入Nico提拔x JE毛球,当然其实TR拔也可以..但就有点过于O0C了。


某一天Tybalt突然发了一条动态:
08:25 a.m. Capulet's Balcony
“果然亲近蒙太古家的人都是油嘴滑舌的骗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配图是昨晚喝醉了以后张牙舞爪的Mercutio。

于是这张图很快收获了除了朱丽叶以外的卡普勒特家的大量点赞和顶,更有几位暴躁老哥在底下评论扬言现在就要去找蒙太古千一架。

正在和Romeo一起上瑜加健美课的Mercutio很快就坐不住了——不单单是因为在他的各种权威帮助和指导之Benvolio就是做不出Pigeon King Pose,还因为他现在的手机震动频率就跟平常他的猫猫王子吵架打人的频率一样。在Benvolio第24601次尝试失败以后倒在罗密欧怀里Mercutio终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并从背包里抓出了手机,开始看到底是哪位小甜心那么殷切地想要获得他的注意力。

Tybalt现在头很痛。他知道Mercutio热爱为非作歹,挑事生非,反正只要什么事情一旦变得和他有关就肯定性质恶略。有时候Tybalt也怀疑那蹩脚小丑是不是看够了他们两家永无止境的纷争和其他,而故意选择和那几个蒙太古的亲近好看他的笑话。

但他万万没想到Mercutio居然会千出这种为了抢被子[? ]把他从床上推下去的事情。
实在是太恶毒了,猫猫王子想。不仅仅是因为昨晚某个小疯子喝醉以后硬是要睡他的床,或许还包括不盖被子在大理石地板上躺一宿带来的强烈生理不适。他要发个朋友圈控诉Mercutio,以及声明他跟这个“蒙太古”的跟屁虫没有任何关系。

再怎么样他也不会沦落到去喜欢Mercutio的,在Romeo追到Juliette前他都不会一等等,这不就是说Romeo追到Juliette之后他就要跟Mercutio凑合过的意思吗? Tybalt觉得 自己可能把脑子也一并冻坏了,哪怕他内心秉持着“在这副强壮的身躯面前没有不可能”的想法。他喜欢美丽的,天使一样的朱丽叶,不喜欢男人——至少不是Mercutio那样的男人。

正当Tybalt胡思乱想默默记仇的时候他的手机显示他收到了一条消息艾特。

09:03a.m. Verone Gym
“猫猫王子自已睡不好觉从床上掉下去了,我想把他拉回来可是他太重了——还挠我! 超级痛我跟你们讲! !醒了之后居然发朋友圈骂我!还设置我不可见!要不是罗密欧截图给我看我都不知道! !这种凶狠险恶的卡普勒特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呸!”
配图是一张自己在学校演戏剧的时候留下的假发黑历史,Mercutio甚至还配了字。**

Tybalt现在非常绝望。
他是那种像某指甲油小刀大师一样背后阴人的那种卡普勒特吗。
不,他不是。
他是那种就只会记记仇还要发朋友圈的卡普勒特吗。
不,他也不是。

如果你是Mercutio的好友,在抢Tybalt床睡觉以后的第二天就会发现他的动态界面多了一条置顶。

“我茂丘西奥今天就要在这里大声讲!我不就是喝醉了睡了隔壁那个卡普勒特的猫猫王子的床,他居然诬告我!说我在他睡着以后推他下去! !明明是他自己睡不好! ! !晚上还把我叫出来到小暗巷里面,正当我以为提伯尔特改过自新了要用他的美妙肉古体赔偿我,结果埋伏在周围那一大群卡普勒特的直男突然就冲出来打我!下手特别重可疼了! ! !”
END